最新地址 http://299dd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景洪之夜

景洪之夜


回到景洪的宾馆,杨导告诉大家,「大家先把东西放进宾馆,然后下去吃饭。明早七点出发去缅甸,贵重物品随身携带,其它的物品放在宾馆就可以。」。 饭菜虽然不算好,但也够吃,对于不挑食的我们,是足够了。 饭后,我和少妇到了街上随便走,随便逛,想着后天晚上就能到家,就走在家乡的街道上了,心中充满了向往和兴奋。 出来近半个月,已是归心似箭。人在异乡,格外亲近,少妇柔柔地依偎着我,挽着我,好像我们是一对浓情蜜意的恋人。 不到九点,我们回到了宾馆。吃了点水果,脱衣,洗漱,光溜溜躺在床上,相互抱着,看着电视,说着悄悄话,还有比这更牛逼的享受吗。 这样放松的环境,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,最容易惹起性欲了。我们抱着,相互摸摸索索的,也不着急,很放松地相互把玩着小屄屄和大鸡巴。 少妇就是少妇,性欲强而敏感,我还没刺激她的屄屄,刚一摸到她的屄时,她的阴道口附近已经就湿滑成一大片了。 「姐,你真浪,我还没摸你的小屄,你的屄就自己湿了。」,你说我们爽不爽,可以随意交流这样的话。 「肏,你的手是没摸我的屄,但你那热火火的大鸡巴在人家屄这戳了多少下了,你知道吗?」,少妇一边掐我的鸡巴,一边嗔怒道。 「骚姐姐,这个我可没注意,我也没让它戳你的小屄啊。」,我真没想动用鸡巴,只是在上面舔着她乳房玩,闻她的体香了。 「啪!」,她朝我屁股上打了一巴掌,「还说你,你那鸡巴鬼精鬼精的,好像自己能找到屄似地,它一跳一跳地,哪一下都没离开过人家屄口。」,少妇这样说,我也理解,大概我的鸡巴和她的屄肏了这么多次了,熟悉了,相互也有默契了。 我扶正她的小嘴,亲了上去,她吐出了舌头,伸进往我嘴里,使劲往里伸,好像堵住我的喉咙。我就卷起舌头使劲往出推她的舌头,「呜呜呜!」,我们两个舌头在嘴里打起舌仗来,特别有趣。 等到我们的舌头战斗得都胀硬发麻了,我们都吐出舌头,扑哧一笑。 我的大鸡巴还在少妇的阴部漫无目的地乱顶着,一会扎进了乱糟糟的阴毛,一会点着了还比较干涩的阴蒂,一会又滑到了湿漉漉的阴道口,有两次差点插进去,少妇一颤动,就又离开的阴道口。 就这样,大鸡巴在她阴道口戳来戳去,渐渐地,少妇的整个阴部都被鸡巴给戳弄湿滑了。 她的阴部越湿滑,我越有兴趣挺动屁股用鸡巴戳点,哈哈,一个不小心,感觉龟头被包围了,而且还热烫、箍紧,感觉奇妙无比。爽哉,大鸡巴自主插进小屄屄了。 「姐姐,你看她自己找到家了。」,我咬了一口少妇的乳房,以示亲昵。 「哼!骚弟弟,回到家了,美不?」,她扭扭屁股,自己把屄屄往鸡巴里又套进去一寸多,「温柔的故乡,是不?」,少妇那语气和声调之温婉,让我至今想起都兴奋得要死。 「好姐姐,好骚姐姐,那就让它彻底回家吧。」,说着,我屁股往她阴部一使劲,整根鸡巴都肏进了她的小屄。 全插进去了,被她多褶皱的阴道紧夹着,又紧又热,全身心都敞开了,这是极乐世界的感觉。 我们侧着身子抽插了几十下,然后,我翻身上马,压着肥肥的大乳房,抽插着紧实的滑滑的小屄,我俩上下一起颤动。压着少妇的玉体,即柔软,又有弹性,好像我趴在一条肉船上,我张开双臂,做飞翔状,「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,狂风一样舞蹈……」,我一边轻唱着,一边晃动身躯,特别是屁股一上一下地使劲,大鸡巴在滑溜溜的屄里「噗嗤!噗嗤!」地发出快乐的声音,这才叫个过瘾。 「支着床,要压死我啊。」,我双臂凌空飞翔,少妇受不了重压了。 「好好,只顾着肏着舒服了,忘了这样会压着姐姐,来,让弟弟双手支床,坐着俯卧撑肏你的小屄!」,我两手在她体侧的床边支着床,「吱嘎!吱嘎!」 地坐起俯卧撑来,一边支撑着,一边大鸡巴在她小屄里进进出出抽插,抽插得白浆泛出,我们俩的阴部都被润湿一大片。 「哎呀!哎呀!肏得真好,弟弟你今天怎么这么会肏啊,把姐姐肏得真舒服啊,屄里被你塞得满满的,大鸡巴摩擦得太止痒了,太止痒痒了,哎呀吗呀,舒服,就是舒服!使劲肏,肏我!」,少妇肆意忘情地轻轻叫唤着,她抓挠着我的后背,使劲登揣着腿,我的后背被她抓挠处好几道红色的痕迹。好几次没在床上肏她了,她感到了久违了的在床上被肏的快感和亲切。 感觉太美妙了,照这样抽插下去,要不了多久,我就会射精,这么长的夜,射完干什么去啊,慢慢玩呗,云南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得充分啊。 我心里这么想着,就抽出了鸡巴,下了床,走到茶几旁,坐到沙发上,倒了杯茶水,喝起来。 少妇正被我插得过瘾,突然被我停止了抽插,那肯罢休。她紧跟着追了过来。 「你这坏蛋弟弟,人家正在兴头上,怎么就给人家撤火了呢,故意折磨我啊,我让你跑,看你哪里走!」,说着,她就一屁股坐在我油光铮亮的大鸡巴上,开始又扭又蹲地套弄。 「姐,弟弟的大鸡巴交给你了,你自己玩吧,我喝茶水,看电视喽。」,我显得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。 少妇自己套弄了一阵子,也就累了,她停下来,后背往我胸部一靠,就不动了。「弟弟,你还别说,肏屄还真是个力气活啊,我算理解你们男人问啥说肏屄最累了,女的躺在那不动,只是你们男人运动着肏,真挺累的啊。」,少妇自己肏累了,得出了体会。 「就是啊,你没听过四大累吗,『打枪,脱坯,生孩子,肏屄。』,干这四种活最累不过了。」,我搂着她的乳房,边慢慢揉搓,边告诉他。 我们就那么鸡巴插在屄里,她倒坐金莲。我环抱着她,吻你着她的粉嫩香肩和耳垂,又抓又揉着她的乳房。 少妇收不住这吻和揉搓,她屄屄用劲夹着我的鸡巴,头往后仰,并侧转过来,伸出舌头,示意我舌吻,我当然默契地含住香舌,缠绕起来。 这种『静功』,也更是刺激,一阵子下来,她的屄屄咬得鸡巴更紧,我的鸡巴也一浪高过一浪地酸麻。 我扶她站在地板上,让她撅着屁股,我也站起身,从后面呈『丁字』型抽插她,大屁股上早已流满了汗液,混合着阴液的味道,诱人无比。 抽插了七八十下,我感觉有点坚持不住要射,我还想多玩一会。一斜眼看见了桌上的香蕉,我来了灵感,用香蕉给她做做,都会很刺激,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,可以先试探着问一问。 「姐姐,你平时自慰过吧。」,我放慢了抽插速度。 「这还用问,谁没自摸过呀。」,少妇不屑地答道。 「那你除了用手自慰,还用过别的东西吗?比如像鸡巴一样的东西。」,我进一步追问着。 「你这坏弟弟,啥都问,实话告诉你的,我试过小的茄子和胡萝卜。」,妥了,有门了,既然她用过了这些,肯定不会拒绝香蕉。 「姐,弟弟用香蕉帮你自慰一下,你看怎么样啊?」,我直接说明了我的想法。 「你这坏弟弟,总想歪点子,你有这大鸡巴,还用香蕉干什么呀。」,她倒以为我的大鸡巴长盛不衰呢。 「姐,大鸡巴有大鸡巴的风味,香蕉有香蕉的风味,另类的刺激,保证你的小屄更爽更舒服,要不咱姐俩试试吧,一定会让你更满意的。」,我使劲抽插了几下,劝着她。 「行,那就试试吧,不过你可用香蕉轻点捅啊,别把姐姐屄捅出血了。」,她担心我会用香蕉把她屄屄捅破了。 「不会的,把姐姐的屄捅破了,我还舍不得的,弟弟会怜花惜玉的。」,我安慰着她,以便让她精神放松下来,女人紧张时,阴道容易被弄破的。 「好的,姐姐躺在床上吧,弟弟准备一下」,我抽出鸡巴,让她仰躺在床上。 我拿了两根小芭蕉和两根大香蕉,到卫生间去洗洗干净,并把香蕉前头处清理圆滑。 回到床边,我颠着四根香蕉让少妇看,「姐姐,你看多好啊,都让我弄得光溜溜了,你想先用大的还是小的啊?」,我征求她的想法。 「傻瓜,先用小的呗,这还用问。」,其实,我也是这么想的,先用大的捅松了,再用小的就感觉不强烈了。 那种小芭蕉,短粗短粗的,两头细,中部粗,我必须捏住了,因为这个香蕉短,要是掉到阴道里,弄不出来,那不就麻烦大了吗,那可真诚了国家级的大笑柄了。 「来了!姐。」我告诉她要用了,就拿起小芭蕉,紧紧捏住后边,香蕉头部在阴道口,轻轻蹭磨两下,好让少妇的屄屄适应一下,就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往里扎,一厘米,又一厘米,逐渐往屄里塞,少妇的阴道口也就跟着一点点被撑开得变粗。等到香蕉大部分都插进到屄里,我就停止了往屄里插送。 「姐姐,香蕉的滋味怎么样啊?是不是很特别?」,我好奇地问她。 「感觉嘛,冰冰凉的,不像鸡巴那样热乎乎的。还比较硬,不像鸡巴那样硬中带软。」,少妇说着插香蕉的感觉。 「那好受吗,好受的话,弟弟就给你动一动。」,我继续问她。 「嗯,嗯嗯,好受,插吧,抽插,姐姐感觉感觉,看怎么样。」,她也要求我抽插香蕉。 我捏住小芭蕉,开始在她小屄里慢慢地抽插,抽插了几下,整个香蕉就被淫水沾湿了,也就滑溜起来,我开始加快了抽插速度。 「姐,怎么样?止痒不?」,我边插边挑逗着问。 「舒服啊,舒服,特别止痒,又凉又硬,感觉好着哪,插吧,使劲插姐姐!」,她对此开始感到享受了。 我加快了抽插速度,另一只手伸向她前胸揉着乳房,同时,低下头去,去舔她的阴蒂和阴核。 这一通上下其手,把她整得骚难耐,「好弟弟,这样插得真过瘾啊,和鸡巴肏得差不多舒服了,啊啊,哎呀!真过瘾,好好插,好好插姐姐!」。 好家伙,既然你舒服,我就再来点厉害的,我就捏住小芭蕉开始在她屄屄里转动。由于芭蕉有棱角,在转动过程中,那棱角把个骚屄阴道壁刮擦得更加奇痒又止痒,你说她能受得了吗? 「弟弟,我的天呀!痒痒死了!过瘾死了!被你肏死了!哎呀,祖宗,肏死我了!整吧,整死我得了,上天了,不行了,上天了!」,她痛快地呻吟淫叫。 顺时针转五圈,反时针转五圈,在配合着揉捏乳头和舔吃阴核,那个正常女人禁得住这样的折腾。 她使劲蹬腿,挺起阴部,两手紧抓床单,把个床单都抓得皱巴巴了。 男人的兴奋点,不仅仅在于把鸡巴肏入女人屄里抽插,也在于眼看着女人被弄得兴奋和高潮,我现在的兴奋点就集中在这方面。看她以走向高潮的上坡路,我决定再加把劲送她一程。 「姐姐,换武器了,重炮出击了,有你好受的了。」,我向她耀武扬威。 「好!好好!好弟弟!有大炮,开过来,向姐姐开炮!向姐的小屄开炮!」,快高潮的女人屄是无所畏惧的。 我从屄里抽出小芭蕉,换上了一根又粗又长的大香蕉,在屄口抹了几下,把头部蘸滑溜了,就慢慢插进屄里。第二次的冰凉和更粗的坚硬,让少妇更加兴奋难忍。 「唉!宝贝,宝贝!好凉啊!好粗啊!好胀啊!啊呀呀!快把屄涨破了!」,随着我的抽动,她快乐地叫着。 这时,她已经出了好多汗,胸脯和脸色也都红扑扑的了,喘气声音也比较大,这些都是高潮的前兆,那我就再加把劲,把她送入巅峰吧。 我开始转动大香蕉,大香蕉不同于小芭蕉,小芭蕉是直的,大香蕉呈弓形,转动时,对屄屄摩擦力更大更强,更止痒更解渴。 我一边转动一边抽插,这一下可了不得了。少妇嗷嗷大叫,「哎呀!妈呀!整死了!肏死了,我要死了!上天了,上天了!」,她喊着叫,屁股使劲往上抬,抬得整个腰部都离开了床单。我眼看着她的屄屄往回收缩,一股股水柱从屄里喷涌而出,一秒,两秒,……,共持续了五六秒钟吧,潮喷之水吧床单湿了好大一片,我的头部和胸部也被潮水打湿了。 少妇喷过就不动了,闭上了眼睛。我轻轻抽出她屄里的香蕉,看着那屄口由一个大黑洞逐渐合拢成一扇肉门。 过来好一阵,我看她汗消了,呼吸也匀称了,是缓过了高潮的疲乏。 我也该发泄发泄了,不客气了。我站在床下,把她一双美腿扛起,老汉吹车,鸡巴「噗!」的一下就肏进湿漉漉的小骚屄,这下不用控制了,好一顿抽插,估计抽插一百多下,在她配合的喊叫声中,我屁股一沉,滚滚热流射进了她肥嫩的小骚屄里,这下,我也心满意足了。 在她身上趴了十多分钟,我恢复了精神。我们到了卫生间,这一通洗,阴部,屁股,小腹,屄屄,鸡巴,全是粘粘的,洗完后,真叫个干爽宜人。 洗完,躺在床上,十点半已过,我们这一场玩的时间不短啊。 把灯光关到最小,搂着我的美妇,合上眼,向那个叫梦乡的地方出发。 不到十一点,宾馆的房间里叫床声和啪啪的抽插声开始陆续响起,『叫声响起来,我心更明白……,你的爱将与我同在!』。 淫淫之声催我入眠,靡靡之音伴我入梦。多情的人啊,迷人的夜,我们真的爱你!
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:.ccc36.每天更新!